健身部歷史及資料

圖片集

教練員



 
 
 
 
 
 
 
 
 
 
 
 
 
 
 
 
 
 
 
 
 
 
 
 
 
 
 
 




健身部

歷史簡介(原文輯錄自一九九七年「公民體育會五十周年金禧會慶紀念特刊」)

五十年來健身的演變 - 蘇中平 (健身部主任兼榮譽教練)

暢乘「肌建」的浪峰 - 何建中(健身部義務教練)

上一頁


 
 
 
 
 
 
 
 
 
 
 
 
 
 
 
 
 
 
 
 
 
 
 
 



健身部
(原文輯錄自一九九七年「公民體育會五十周年金禧會慶紀念特刊」)
 

公民健身班從建會時就開展活動,當時的場地、器械都較為簡陋,五十年代初健身(舉重)發展不俗。本會舉重隊員張志威先生於53年前後,曾返內地參加舉重比賽,並與舉重世界紀錄創造者陳鏡開作友誼交流。到55年本會港、九及荃灣三個會所都有健身班活動。健身班的發展,是與李汛萍、朱福勝等前輩的支持分不開的。而樊金滿先生在健身班23年的努力,作出了很大的貢獻。

樊金滿教練55年前曾在香港會任文員,當時在南華會健身班活動已頗有名氣,後曾到本會當義務教練,後來在陳兆祿、朱福勝先生的遊說下,他抱著一顆愛國的心,放棄香港會文員之職答應加盟本會,由56年4月1日起正式成為本會健身班的教練。當時樊教練主要負責三個地點的教練工作,那時交通不甚方,要來往三地也較為吃力。他曾設想以學院形式辦班,採取理論與實踐相結合,使學員真正理解健與美的關係,後因條件所限而難實現。不過他仍然編寫了八個課程,循序前進地供學員練習,並舉辦講座使學員認識健身運動應注意的事項,吸引了許多青年參加活動,九龍會所的學員由數十人發展至三百多人。為了鼓勵學員積極練習,從1960年至63年,本會每年舉辦了健力、健美比賽。第一屆於60年9月25日舉,結果由李德才、周保平、張俊發獲全場冠、亞、季軍。12月底又舉辦了舉重比賽,張志威先生在中量級挺舉打破香港記錄,並以315公斤的總成績獲冠軍。第二、第三屆參加的學員很踴躍,每屆都有多人打破大會記錄、第四屆健美賽前三名由羅雲華、鄭裕徉、陳江奪得。

六、七十年代,健身班發展到另一個新階段,特別是灣仔會所遷往軒尼詩道後,參加活動的人較多。當時任職消防的伍時富先生成為樊教練的得力助手,他為會服務了一段很長時間,不計較名利,是一位出色的教練員。那時在灣仔會所的學員中,貝鈞奇、黃錦源、余國寶、劉麥量、蘇中平、李永年等都是樊教練的高足,他們當中有的後來事業有成,有的仍然繼續為會服務至今。為了獎勵成績優異的學員,樊教練又設計一套身體及力量指標,學員如達到任何一項指標,可獲半費或免費健美及健力三個月,三個月仍保持指標,可繼續保持該獎。其中劉麥量、黃有、羅雲華、蘇中平等皆曾獲這兩項獎勵。

1978年6月,會方決定將軒尼詩道、大埔道及荃灣會所合併到現彌敦道會所。79年,先後由黃強、黃錦源、李永年等兼任教練,蘇中平、余國寶任榮譽教練及義務教練。樊教練在健身班服務23年,還參加籌建足球隊及參與足球總會的工作。同時經常組織健身班的學員冬天郊遊夏天組織到淺水灣游泳,與學員關係融洽。樊教練後因工作離開健身班,學員都深感可惜。

到了80年代香港康樂活動的篷勃發展,吸引了不少責少年參加,傳統的健身運動逐步走下坡,被許多現代化的健美中心取代,許多傳統的健身院難以維持而停辦。本會也受到沖擊,參加人數大大減少,雖然在83及84年間參加人數稍有回升,每月約有二百人左右,但86年以後人數逐年減少。不過至今仍有不少老會員喜歡本會一些舊式槓鈐。如義務教練余國寶、何建中及黎忠、張炳泉、施哲義等,從不間斷地到本會練習。最近何建中教練根據以往課程的特點,編寫了新的健身學員課程表,希望對新學員起指導作。今後,健身班將會在原有基磋上,繼續改善服務,為醠多的健身愛好者提供服務。
 

上一頁


 
 
 
 
 
 
 
 
 
 
 
 
 
 
 
 
 
 
 
 
 
 
 
 
 
 
 
 
 
 
 
 
 
 



五十年來健身的演變

今年香港回歸祖國,歷史巨輪終於走回正軌;又欣逢公民體育會慶祝五十大壽,對愛國愛會的人來說,真是雙喜臨門。

本會歷史悠久,長期到會鍛鍊的人自然不少,相信他們對會的沿革十分清楚。筆者23年前認識了當時健身部教練樊金滿先生,加入了公民健身班,從此便一直在本會練習。現在就讓我談談多年來本會健身部各方面的改變,跟大家分享一下感受,希望能藉此勾起老會員的回憶,並引發新會員的興趣。

我們會一向都極之重規健身班和武術班,創會時就是只有這兩個班。正因為這個緣故,本會原名「公民健身會」,後來為了切實反映其他班的設立和拓展了的會務,才易名為「公民體育會」,以免人們誤會我們只辦健身班。

創會初期,會址位於彌敦道近亞皆老街的地方,即現在的匯豐銀行和胡社生行對面,樓下有一間叫單眼佬的涼茶鋪。不久之後,會址北遷至彌敦道近太子道處,即現在的凱聲戲院斜對面,樓下有一間叫新仙林的舞廳,對面便是東樂戲院。後來會址再一次北移,遷往大埔道近福華街和界限街的地方,該處是一個角位,當時因為沒有高樓大廈阻擋,套用一句地產行業的術語:正是會址開揚,景觀無敵:現在本會內有些器械也是從大埔道會址搬來的,最有紀念價值的算是那張木底的半月橫,據說它是創會時期的傢俱呢!

六十年代,健身運動流行一時。為了配合健身班的擴展,本會於1965,年在灣仔軒尼詩道昌業大廈增添了港島會址,地下左鄰是大公報新晚報辦事處,並於1968年在荃灣河背街加設了新界會址。現時彌敦道文豪閣的會址,是在1977年大埔道會址結束後本會自置的物業。

一間健身會,同時經營三個會所,並且經常有人滿之患,真是盛況空前,一時無兩。可惜好景不常,隨著新一代的娛樂消閒項目的興起和市民消費能力的增強,健身運動熱潮開始滑落,新界和港島會址相繼結束,健身班學員更有愈來愈少的趨勢。八十年代初,曾經出現過短暫的迴光反照情況。當年有好幾個電規節目都有介紹健身中心或以健身院成為背景,因而引來一大批年青好奇的人仕,夏季的幾個月?,每個月都不下二、三百人來報名參加健身班 - 請注意:只是報名一而實際練習都卻只得二、三十人,可能其他的報名者嫌我們的器械不夠先進,都轉到其他會去了。現在放在大廳中間的那座組合器材也是當時為吸引健身愛好者顧客而添置的。可惜的是,不到兩年時間,熱潮便過去了,許多健身院也關了門。

說起器械,公民會的健身器械是屬於比較原始的,這和教練的口味和看法有直接的關係。如果讀者到過一些比較新式的健身院,都會見過一些由軌道規範的重量,不污灰物,使用十分方便。許多人都不禁問:為甚麼本會大部份的器械都只是注重重量的、都是可以拿出來自由揮舞的?(筆者並不鼓勵學員真的拿起啞鈐槓鈐像舞關刀般揮舞!)我們的教練知道,在做一個動作時,他所用的肌肉大致可分成三類,主動肌,直接用來抗衡重量;副動肌,用來輔助主動肌抗衡重量,固定肌;用來穩定身體其他部分。例如在做立正握彎舉(手心向外)時,肱二頭肌便是主動肌,肱肌和前臂屈肌都是副動肌,而肩腰和背的一些肌肉受到刺激和鍛鍊,而利用軌道器械去做同類動作,卻不能收到鍛鍊固定肌的效果。而且一些軌道器械因為角度問題,會令鍛鍊者的關節的某些部位長期處於受壓狀態,不正確地使用這些器械會容易引起勞損。因此,不論工藝科技如何發達,我們的教練都仍然鍾情較原始的槓鈐和啞鈐!

公民因為收費大眾化,吸引了不各行各業階層的學員,這是數十年來沒有改變的。但是在學員的練習態度方面,在筆者親歷的二十多年?,卻起了很大的變化。

七十年代初期,學員們都是比較單純的。他們的年齡多數在20歲以上,大部分出身吃過點苦的家庭,上過比較富中國傳統思想的學校。他們的人生哲學有十分濃厚的「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色彩。這種思想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他們在健身室?的行為。他們大都不會或不敢問「為基麼」,都只管接受教練的訓示和遵守會的規則,只管捱。他們的要求很簡單,就是要「練大隻」。當時我們有八個訓練課程。學員初到公民練習,不論有沒有健身基礎或屬於何種體格,都要從其本課程開始,每星期三次隔天到會練習,三個月轉換高一級的課程,他們還自嘲地說自己「是賤人,這麼辛苦也要賠錢來找苦吃!」而且當時的學員們都很自覺地保持健身室的整潔,練習時在凳子上蓋上毛巾,和在練習後把器械放回原處。當年許多學員的健身知識水平有限,本會經常舉辦各種健身講座,參加者甚眾。

八十年代初,學員的平均年齡下降了一些,要求較複雜,而耐勞程度卻下降了。他們不再單單想「大隻」,還希望「大隻」得來好看。甚至有些學員只要求穿了衣服好看。幸而我們的黃強教練是位專業裁縫師,可以幫助他們理想實現。

從八十年代中期開始,許多新學員都不大願意跟著課程練習,而且缺乏公德心,練習後器械隨地亂放,這麼一來,可苦了管理員徐森叔叔,整天替他們善後。新學員也很會問「為甚麼」了,但又不愛學習理論,健身講座只好停辦了。記得有位身高約五呎五吋的新學員問教練說:「為甚麼老是逼我練大腿呢?我的腿圉已經十八又四分一吋,挺標準的;我不要練腿!」教練拿他沒法,心?又不大舒服,只好回笞道:「你的大腿果然是不錯嘛!比我的手臂還要粗半吋呢!」一個月後,公民會便不再見到這位美腿先生了。後來,新學員基本上都沒有按課程練習。不知道是否因為吃得即食麵太多的緣故,許多學員要求立竿見影的效果,又喜歡自創招數,濫加重量,險中求勝,似乎完全不明白健身是一種急不來的循序漸進的運動的道理。

    九十年代的來臨,為會帶來了新景象。新學員普遍高大了,基本教育和營養改善了不少。今天,我們很高興看到,大部分新的學員是潛質優厚的年青人。我們應對新學員寄以厚望,熱切地期待他們成長,培養起對會的感情和對其他使用者的尊重,警惕言行,積極練習和參加會的活動,重振早期的公民會的優良之風。最近,何健中教練為學員特別編制了新的選學課程,筆者希望大家認真學習,使我們的訓練重新系統化,不要辜負他一片栽培後學的苦心。

東拉西扯地談了一大堆,提到的名字有數個,應提而漏掉的當然更多十百倍,本文並不是說「人」,這個有趣的話題留待日後有機會再跟大家談。上面談過的會事,有變有不變,我看有一樣是永遠不變的:我們的會一向都本著「為人民服務」「增強人民體質」的精神去服務香港的市民。在此謹祝公民體育會日趨壯大,精益求精,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健身部主任兼榮譽教練  蘇中平
(本文轉載自一九九七年「公民體育會五十周年金禧會慶紀念特刊」)

 
上一頁














































暢乘「肌建」的浪峰

若你與我同道,是個恆久追求健、力、美,熱衷於我所謂「肌建工程」的「托鐵人」,你可曾自忖過實在是甚麼使你的體力增強?究竟是甚麼令你的肌肉壯大的呢?

經驗告訴你,在從事健力運動一段日子之後,你的確能夠擔負更高的器械重量,同時,亦可完成更多的動作次數及組數。體型、體重和各部尺碼,都明顯增進了。但,在為這些「成果」沾沾自喜之餘,細意審視班中同期學員的表現,你也許會察覺別人所得的比你多!你有沒有因此而感到困擾、氣餒,或更甚者,感到消極、放棄呢?

不過,人之常情,你總難免為這些事實感到困惑。是自己比別人疏於鍛練呢?若你打從開始便勤懇地跟從教練的技法指示,按時練習,就算偶然「曠課」,都不應構成問題的徵結。那麼,是甚麼在「作弄」你呢?因何表面等量的「投資」,會有不同的「回報」?這可夠你搜索枯腸的吧?就讓我加入,與你一起研究研究!

先此聲明,我無意在此和你討論爭取基麼「胸王」、「腿聖」名銜的科方課程。只是要與大家探討令「肌肉群」增長的「生埋背景」,如讓各位在「肉之追求」的歷程中,除具備堅毅精神和意志外,能有一個較「科學」的認識基礎,好為自己在這方面的努力作最有效的調適。
肌肉和體力在質與量上的增長,關鍵在於一個名為(超補償)的現象。當你進行鍛鍊時,肌肉感應到你向它提出的「工作要求」,在它「當前」的能力許可下,會為你完成動作。練習過後,你的身體便會自動著手一項「維修保養」程序。不過,這個「修補」作用,卻不單只將你那次練習之前的身體狀況「還原」,而是會為之稍作「額外加料」、「增建儲備」。所以,簡而言之,你只要持之以恆,肌肉和力量便自然逐漸優化及強化。

當然,內裡的一番運作,絕不如此簡單,在工作(應當是「鍛練」)過程中,我們的身體需「消耗」(或這「使用」從食物產生的「能量」,這「能量」令我們運動中的肌肉隨我們意旨「收縮」,以完成屈提或推舉的動作。肌肉非不停地得到由食物轉化的「能量」供應,便不能發揮它的功能,當你在健身室裡做著某一組動作的時候,你的肌肉不停地抽取你體內儲存的能量(當然還少不了(氧))。不過,還一組動作裡的「能量損耗」,卻會很快地,就在你隔組歇息的短短時間埋,便可經體內(化學合成)作用而從新補充。所以,你立刻感到蠻滿的勁兒,去握舉你那深愛(或恨之入骨)的槓鈐了!

但是這種「循環復發」的「勁」,在一次練習時間內,並非「用之不竭」。你每一次練習;每一個負重動作,其實都是在「破壞」;在「虛損」。當「補充」的過程追不上「消耗」時,亦即是當你體內賴以「產生能量」的(化合成素),被用得八八九九的時候,就算你有攀天的意志,也無力以為繼!因為「合成作用」缺乏所需化學原料,再不能有效地為你製造及補充能量了!應是時候把槓鈐放回支架上,「沖涼早抖」吧!
 
這時候,正正是你的身體需求寧逸、好去開始(超補償)程序的時刻。處於這「休息階段」,你身體會自行發動一系列「重組程序」,使能量得以補充、平衡,新陳代謝作用復趨正常。另外,體內各有關「腺體」則因你運動的刺激而加劇分泌、運作,在替你恢復原有肌肉的質與量之餘,還會令「細胞重建」工作,按照你鍛練的

「劇烈程度」,為你「增建」、「儲存」多一點點,以便「松容應付」「新的壓力」。這就是我們所折求的良性(運動效應)。表現於外在可見可感的現實,這個效應,教我們恆久托鐵的人,變得「大隻」也漸次容許我們舉得更重、更久,也因為做得更久,而不斷變得更「大隻」......直至個人的「極限」。

但是運動生理學的研究指出,這個本是良性的「迫進」過程,若給推至超越某個界限,則必會帶出反效果,絕非「越迫越有」!假若你還未從上一次練習恢復過來,便急於要你的肌肉再去擔承重荷,你的身體根本未有從足夠的養息中「恢復」先一次練習所耗損的能量,那你何來體力去好好完成這新的一次練習呢?更莫說要從中「賺取」多一些了。若因忽然喪失了「運動智慧」而勉強自己,偶一為之,尚還可以。但若把這錯誤的鍛鍊模式「持之以恆」,久而久之,則你必會陷進一個極壞的「惡性循環」裡,可能教你萬劫不復!你雖然表現得比同級學員「勤奮」、「博命」,你卻看不到預期的進度。一起照鏡,別人的手瓜比你的粗,胸比你高,背比你闊。更甚者,你會長期感覺疲累,筋肌變得易於扭傷,疾病也多了.....!

你因而深深不忿,又不想放棄,於是,便把「鬥志」亂投,死頂硬撐;更急進卻更壞事!因為盲目猛闖,「進」不了之餘,更使你加深「透支」,教你更容易於練習中受傷;令「重建」的過程拖得較長較慢!套用一個建身界的舊詞,你巳經把肌肉「玩壞了」或「玩死了」!

問題可來了,究竟我們憑甚麼作指標,去判斷自己「走過了界」;「白做了」呢?

恆久、有規律的運動,不論其形式,應該有利於保持我們的健康、增強我們的體能和抗病力。「大隻」,只是健康運動的「副產品」。所以當你自認絕對勤奮地練習了好一段時間之後,發覺竟然比以前較易感染疾病,肌肉長期酸痛,運動時很易扭傷而久久難得康復.......度度各部尺碼,又呆滯不前,甚至退步了.......你便要小心了!因為,這都是「過度鍛練」的警號!是你向班中教練請教的時候了;可能是課程不適合你的基本體質,又可能是你的動作不正確;也許是你所採用的器械重量不配你,或者是節奏過繁......???。但更有可能的;做得過重、過頻,把運動和休息之間的「超補償」作用搞垮了,結果怠害自己,只有「破壞」,沒有「建設」!
這種經歷,又不儘是「初哥學員」的專利。很多資深健身運動員都被一些「老番」健身口號所誤導,他們常說:“No Pain-No Gain!"(我譯作:“無痛楚一無成果!)。於是便終日「浦」健身院,狂拉狂舉,以為「多勞多得」,越痛越要做!誠然,每次健身練習「之時」,及「之後」的一段時間,你的肌肉都會感到一點點酸痛。這是因為運動中的肌肉,會續漸積聚由工作產生的「酸素」及其他物質(正確名稱,我們在這理無需理會),令你有「迫痛」的感覺。而到練習結束,這些物質又需要一些時間,從休息重建的過程中消散。這些「酸痛」,是「良性」的,絕對正常!它們亦是一種反應指標,讓你知到練習動作做得好,做得對,肌肉得到適當的刺激。

但這類酸病,只應是「短暫」的。若你所感到的痛,是尖銳或劇烈,而又歷久不散,持續地妨礙著你的練習,或使你每次進入健身室,都有「頂硬上」、「去捱若」的感受。那你便應當立刻來個「暫停」,從速開始那被你自己過份延遲了的「健身休假期」,一方面可以防止壞情況「再度惡化」,另外則可讓你的身體有一個康復重組的機會。一般來說,不需一兩個星期,你便可以和痛楚說再見,而且重新感覺精神爽利、活力充沛。好!既然狀態大勇,若不復課,更待何時?去吧,健身室的兄弟等看你呢!但,你要切記:不要重蹈覆轍,要時刻壓制你過份求進的衝動,按重新編配的課程練習。這樣,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你絕不會再在原地踏步!(可是,若一兩個星期的休養,仍未能把你的痛楚驅散,則你可能巳經承受了某些傷患及早找個良醫檢查一下吧!)

說了這許多,其實只是要你明白健身範疇裡「欲速不達」的道理,及清楚瞭解一些足以令你的「肌建工程」失效的「人為障礙」,從而知所防避。希望你會像所有成功的健身界前輩一樣,能慢慢展育出鑑定自己是否有「超支鍛練」的敏銳觸覺,好讓自己在「肉之追求」的努力中,能有趨吉避凶的智慧與定力;長期處於優勢;永遠“暢乘於「肌建」的浪峰,不斷進步。
 

健身部義務教練  何建中
(原文轉載自一九九七年「公民體育會五十周年金禧會慶紀念特刊」)

 
上一頁